Friday, 18 May 2018

公平公正 署對欠薪雇主採取刑事訴訟,雇主面臨12個月的牢獄生活

公平公正 署對欠薪雇主採取刑事訴訟,雇主面臨12個月的牢獄生活


公平公正公署目前正與一名位於昆士蘭旅遊公司雇主對簿公堂。該名雇主涉嫌欠薪簽證持有人,此案件對於惡意欠薪的雇主採取刑事刑罰,在澳洲司法上開啟了先例。
聯邦法庭週四宣判Trek North Tours公司雇主Leigh Alan Jorgensen,將面臨12個月的牢獄生活,合併賠款$84,956澳元。該名雇主涉嫌在收到法院欠薪賠償仲裁後,故意將該公司的所有款項轉到個人信託公司底下,惡意規避賠償勞動者。














(圖片來源:http://www.afr.com/news/policy/industrial-relations/fair-work-ombudsman-action-sees-underpaying-boss-sentenced-to-12-months-jail-20180512-h0zzsc)


法院判決該名雇主若不在10日效期內繳清罰款,必須即刻入監服刑。該名雇主在入監服刑一夜後,週五即提出上訴並對此判決聲請緊急停止。
該案創下澳洲史上第一宗因欠薪而被判入監的先例,未來雇主若是以相同手法,來規避欠薪賠償將無所遁形。
2015年,Jorgensen因對底下五名打工度假員工欠薪$30,000,案件法院仲裁個人開罰$12,000而其名下的公司則遭罰款$55,000。當時,這群打工度假者的時薪為$10$16.37元不等,甚至有從未拿到薪資的個案。
Jorgensen在公平公正公署展開調查後即表示,為了躲避欠薪賠償,他即將宣告破產。並且告訴公平公正公署調查員那些被欠薪的員工,一毛都拿不到。公平公正公署則立即申請凍結他名下所有資產,直到該名雇主賠償完欠薪為止。
Jorgensen繳完個人罰款後,卻對該公司的罰款不予理會。儘管如此,Jorgensen卻結算他公司名下的兩個銀行帳戶,並將總金額$41,035轉入他家族的信託帳戶中。


澳大利亞國民財務安全和資產保護委員會採取行動

公平公正公署發言人Natalie James表示,公平公正公署非常重視該個案,採取了非常手段以確保該雇主賠償所有欠款。『我們必須要確保的是,公署體制內的行政調查以及法院的宣判都符應平等工作法案2009的規定。』『而這包括了採取了新的法律制裁行動,跳脫法律的框架,利用凍結資產的方式來懲處雇主。』
2016年,公平公正公署發現該名雇主有意以註銷登記的方式來規避賠償時,隨即把該案件轉給澳大利亞國民財務安全和資產保護委員會
而澳大利亞國民財務安全和資產保護委員會,即以違反財團法,蓄意誤導、惡意不公開其罰款及欠薪事實等事證來控告該名雇主。
今年二月,Jorgensen即因該舉動而被開罰$2000不等,合併五年內不得成立任何公司(股份有限),雇主立即提出上訴。
在提出上訴後,法院宣判在有條件下釋放Jorgensen,他除了必須上交護照外,必須留在昆士蘭州並且每兩週到警局報到。
Jorgensen的個案是根據去年九月剛通過的新勞動法法案,雇主在公平公正公署調查時,若提供錯誤的薪資資料或紀錄,將面臨刑事法的訴訟。而公司欠薪的罰款則被提高到$630,000,雇主個人則調到$126,000

新聞來源:http://www.afr.com/news/policy/industrial-relations/fair-work-ombudsman-action-sees-underpaying-boss-sentenced-to-12-months-jail-20180512-h0zzsc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Thursday, 19 April 2018

農場缺工:農業要求增開移工簽證


農場缺工:農業要求增開移工簽證

有鑑於近年澳洲農場極度缺工的窘境,農業業者要求政府增設農業特別簽證。
維多利亞州農業協會主席(Victorian Farmers Federation) Emma Germano表示,若農業缺工窘境持續,農民只能採取極端的比爛競爭 ( Race to the Bottom)手段,以維持競爭力。(編按:Race to the Bottom,為吸引投資客進場,部分國家會盡量地壓低工資、減少福利、降低國家對企業的調控標準等。例如國家對企業的環境、食安、工安調控等標準都日益降低。)
Emma Germano更聲稱,在缺工日益嚴重的情況下,某些產業可能因此倒閉。
而且,澳洲的製造業已經死亡,而農業可能成為下一個!

據本刊報導去年七月,澳洲政府投入澳幣$2750萬元增設二年期的季節工計畫,想吸引更多的澳洲本地人進入農業勞動市場,截至目前為止只有217人報名。
該計畫原意為增加全職農業勞動職缺96,000人以及非典型聘僱10,000人。
聯邦國家黨也一同聯署支持增設農業移工簽證。維州國家黨Andrew BroadDamian Drum,新州Mark Coulton並公開替該簽證背書,而這個簽證的討論已經超過兩年了。為了全盤解決偏遠地區缺工的狀況,國家黨智囊團也在商擬另一個偏遠地區簽證的可能。
在過去五年內,417打工度假簽證持有者到偏遠地區工作及二簽的人數,已經降至6萬人次而已。而為太平洋群島國特設的島民季節工簽證,去年正成長30%,人數為6000人次。

 
 圖片來源:https://www.weeklytimesnow.com.au/news/national/farm-labour-shortage-call-grows-for-agriculture-visa/news-story/7b1a6b3e75ded9e04f24355948632120

參議員Andrew Broad表示:『為維持全球競爭力,並解決農業市場勞動力缺乏的問題,開設新的簽證是可以解決的。另一個可能是從目前與各國所簽屬的自由貿易協定下手,因為現行已經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針對移動勞工等勞動力的審查權,都存在有限度的權限規範。』『我們需要的是有經驗的勞動者,進而增加本土市場的生產力。』
他並建議,若此法可行,勞動者每周可領取6成的薪資,而剩下的4成則在他們離境時一次領回。
而且這個簽證應該開放給目前已簽訂自由貿易國的青年移工,同時,應該給予多次往返探親的權利。

而參議員Damian Drum則表示,『該簽證應該更擴展到偏遠地區。包括工程師、焊工、鉗工和車工等,多數人以為在偏遠地區應該有許多當地的勞動者可以填補這些職缺,但事實上多數的產業正在面臨缺工的狀況。』『農業缺工是很嚴重,但如果要開放簽證不應該侷限在農業。』

南澳洲的自由黨參議員Tony Pasin,同時也是農業委員會的成員表示,他對任何相關農業移工簽證的可能意見都採取開放態度,但是他認為目前現有的簽證類別也可以吸引移工進入勞動市場,但同時他也承認缺工問題不僅是農業而已。
『我個人認為,澳洲現階段不需要再增設任何其他簽證類別,取而代之,我們可以針對現有的簽證類別新增限制,要求這些移工到特定地區來紓困。』
聯邦農業協會勞動關係經理Ben Rogers表示,該協會與移民署長、後座以及中立議員都正在協商中,討論該簽證的可行性。

Germano表示,目前移民政策導向看來政府有意減少簽證類別而不是增加簽證,所以可預期的是,這將會是一場難打的仗。『目前看來,很多的疑慮來自於增加移工,會壓縮到當地勞動者的勞動權。但是,重點是,看著果園的果子掉到地上而農主面臨沒有勞動者採摘的窘境。農業的萎縮也會造成其他相關產業鍊的凋零。』
『如果,澳洲農場因為沒有勞工而關閉,這對於經濟會是一個多大的損傷!』

工黨發言人Joel Fitzgibbon對於農業移工簽證採取開放態度,並表示會做更多的調查。他表示:『在討論這個簽證前,我們應該要對這個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包括所有的調查資料、職業課程甚至是整個教育體制。討論是否應該鑲勘農業相關課程到學校,吸引在地勞動者投入。』『但不管我們做再多的努力,想把工作留給當地人。現實是,澳洲農業勞動市場是相當依賴外籍移工的。』
一方面是產業要求開設新簽證的聲浪不斷,但另一方面,聯邦政府卻積極研擬降低簽證類別數,從現有的99減到10個簽證。移民署長Peter Duttonv更聲稱,未來要降低年度移民人數,從現有的170,000減到20,000人次。
移民署發言人回應記者,目前移民署的態度是,在初期即擬定一套系統;面臨國家經濟生產力以及勞動需求都有更彈性的選擇。
農業部長David Littleproud日前表示,他有意識到農業缺工的問題,正在積極的想辦法協助農主。

新聞出處:https://www.weeklytimesnow.com.au/news/national/farm-labour-shortage-call-grows-for-agriculture-visa/news-story/7b1a6b3e75ded9e04f24355948632120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Friday, 6 April 2018

前經濟學教授因涉嫌欠薪上法院


前經濟學教授因欠薪上法院
維州某大學前經濟學助理教授,日前因涉嫌欠薪而被提告。據報導,該名教授在墨爾本開設一家亞洲超商,卻只支付店員薪資每小時$10元,被告上法院。

公平公正公署日前調查Jordan Shan,前維多利亞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其個人獨資開設位在墨爾本的亞洲超商Jenni International,在2016年間聘僱兩名南韓背包客,卻只支付每小時$10元的薪資,在短短四個月內,欠薪高達$14,015元。
兩名店員,年齡在20歲間,持有打工度假簽證入境,其中一名為全職店員,一週工作長達6~7天,負責下單以及盤點。而另一名則是兼職,負責收銀。
據了解,公平公正公署轉員調查後發現,兩名店員時薪為$10~12.5不等,而澳洲勞動法規定收銀人員的法定最低時薪為$19.44。周六上班時薪以$24.3起計,周日$38.88起計。而超時加班費為$48.6起計。
而在調查員告知Jordan Shan澳洲勞動法相關規定後,該名教授依然支付低薪。
調查員Kristen Hannah表示,該案除了牽涉到欠薪外,更凸顯外籍移工在澳洲的弱勢狀況,以及雇主在被告知欠薪後,卻依然我行我素,這也是我們決定採取法律行動的主因。
Jordan Shan除了面臨個人$10,800的罰款外,該公司更面臨高達$45,000的罰款。
新聞來源:
https://www.fairwork.gov.au/about-us/news-and-media-releases/2018-media-releases/april-2018/20180404-jenni-international-litigation-mr
http://www.easternmirrornagaland.com/ex-aussie-professor-to-face-court-over-underpayment/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Friday, 16 March 2018

天上掉下的大禮?新雇主願意代還欠薪?


天上掉下的大禮?新雇主願意代還欠薪?

不知道近期包包們有沒有注意到雪梨市區的Doughnut Time甜甜圈店易主的消息,其中牽涉到背包客欠薪的事件...

以下是上週其中一則相關報導。



背包客Poppy Gordon日前在雪梨市區的Doughnut Time甜甜圈店當店員,他告知記者上周三接到新老闆的來電。

Dan Strachotta 為澳洲連鎖甜甜圈Doughnut Time新上任的CEO,近日表示會代前雇主賠償了所有員工被積欠的薪資。

圖片來源:http://www.news.com.au/lifestyle/food/eat/doughnut-time-goes-into-liquidation-while-employees-scramble-to-receive-unpaid-wages/news-story/d53b029f4f3e4f1af9cf2dfdabeacfa0


BuzzFeed記者本周得知,甜甜圈店的新雇主Strachotta,以電話聯繫了前僱員Poppy,並告知將會賠償過去Poppy 在該甜甜圈店工作時的欠薪,並以電郵方式附上當時Poppy工作的薪資單。

同時,Strachotta也善意提醒Poppy,礙於他短期移工背包客的身分,將不受到澳洲公平薪資的保證 (Fair Entitlements Guarantee)

* 註釋:澳洲公平薪資保證(Fair Entitlements Guarantee )是澳洲政府對勞方釋出的友善條款。避免在資方宣告破產或遭清算之際,勞動者的生計造成問題。為的是要讓辛苦工作的勞動者可以有收入保證。


Poppy表示,他在上周三傍晚接到Strachotta的來電。

Strachotta在電話中說:『他只想要做對的事,所以他決定要償還欠薪。』

Poppy 說在跟Strachotta掛掉電話後,她立即告訴所有曾經一起工作的員工,甜甜圈的新東家打算代前雇主償還欠薪。

在上週四,Poppy 即拿回過去四周在甜甜圈打工所被積欠的欠薪,還包括她的薪資單。

但是弔詭的是,記者調查後發現,其中一名過去的員工也經歷一樣的欠薪問題,但Strachotta卻拒付。

在與該名店員的往來私訊中,Strachotta表示他正在等過去的雇主Damian Griffiths的破產清算手續,他更表示,他還沒有決定是否要買下這家甜甜圈店。

另外,他更重申在買付交易手續尚未完成前,他無法使用商標或廣告,更何況過去的雇主因為欠薪問題,其商譽不佳。

Strachotta還告訴這名前員工,位於雪梨Newtown的這家店,店主目前還是過去的前東家。而且,如果前店主遭到清算,這些欠薪將會由政府的澳洲公平薪資保證(Fair Entitlements Guarantee )來代償。


但是,本周Doughnut Time公司發布新聞表示,該店家已經賣給新東家Dan Strachotta

儘管,poppy所收到的薪資單上寫明,發薪日應為34日。但是,部分前員工依然未收到欠薪,而Strachotta對於記者的詢問則未回應。感覺這個事件是各羅生門。




新聞來源;https://www.buzzfeed.com/bradesposito/doughnut-time-ii?utm_term=.krlP66zXY#.mmYdYYpPr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Wednesday, 31 January 2018

假實習真剝削,澳洲餐廳被罰款近$20萬澳幣

假實習真剝削,澳洲餐廳被罰款近$20萬澳幣

澳洲一家外帶壽司店,利用假實習方式惡意剝削韓國背包客,其雇主及會計遭公平公正公署開罰近澳幣$20萬元。


日前公平公正公署採取法律制裁,在聯邦法院裁定Kjoo私人有限公司旗下,位在新南威爾斯Stockland Shellharbour購物中心營業的‘Masaki’ 壽司店,罰款$161,760澳元,而經理兼部分業主 Hyo Jun 又名“John”,個人則遭裁罰$32,352澳元。

公平公正公署並同時究責Kjoo公司的會計事務所Hanlim,其會計總監Ok Gyu Lim個人則裁罰$4,608,原由為在公平公正公署調查期間捏造帳冊紀錄。

三名員工,年齡在20-21歲不等,皆為釜山技術學院的學生。該學校與Kjoo公司簽有實習協議。該份實習協議要求學生在英語能力不足下,申請打工度假簽證跨海來澳,以實習的名義來累計工作經驗。

這群學生平均一週工作天數4~6天不等,平均38小時工作時數。而雇主只支付$12-$13.5時薪的現金。




    (圖片來源:https://media-cdn.tripadvisor.com/media/photo-s/05/d8/d7/9b/masaki-shop-front.jpg)


3名學生在Masaki 壽司店工作期間為2014九月至2015七月,總共被欠薪澳幣$51,025 元。


此實習協議非但違反澳洲現行勞動法,更遑論所謂的工作經驗與個人在校學習也沒有任何的關係。在澳洲勞動法規定下,這些學生在澳洲工作應受到速食業最低薪資薪資標準的保障。

法官Philip Dowdy說:『該名雇主Kjoo透過Kwon以惡意違法欠薪的方式,來牟利自家企業。』法官在審理過程中發現,Kwon明知勞動法最低薪資標準規定;全職工時薪應為$16.67~$18.99起計,加上假日加班時薪應為$23~47不等。卻知法犯法。

法官並解釋,『在澳洲勞動法的規範下,該名雇主惡意的剝削學生給付低薪,與其經營相關的行業,也需要連帶賠償。』


不僅如此,雇主也以住宿房租的理由違法扣薪。


在學生申訴後,公平公正公署展開調查,發現違法欠薪;同時間,並要求雇主提出薪資證明。但在雇主的要求下,其會計師涉嫌捏造薪資證明,假帳目的資料比員工實際領到的薪水還高出許多。

法官表示:『在審理過程中,我比照了公平公正公署所提供的資料,從中發現其會計事務所捏造帳目的實情,這涉及重大詐欺背信。 』法官並且表示,由於該案涉嫌作假帳問題嚴重,已經將此名會計師提交函送到會計從業人員委員會作處置。


欠薪已經在訴訟前償還結束。


公平公正公署發言人Natalie James表示,該案的裁決同時對於雇主也是一個警告,若雇主利用假實習的方式來取得便宜的勞動力,是會有嚴重後果的。公平公正公署無法容忍這種雇主惡意剝削年輕勞動者的作法,特別是海外的青年移工,只是為了取得企業主個人的營利。


出處:Human Resource Director Australia
時間:29 Jan 2018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Wednesday, 22 November 2017

【仲介合法登記是甚麼?】

【仲介合法登記是甚麼?】

經濟全球化的影響下,勞動市場以及勞動力也快速地朝發展經濟國家經濟發展中國家移動。當討論到短期勞動力大量湧進澳洲當地勞動市場的問題狀況,就不得不討論一個長期以來,被澳洲政府忽視的問題 - 人力仲介法案。


2008年,在澳洲有超過576,700的求職者,透過人力仲介找到工作。而短短的10年間,透過人力仲介公司媒合工作的求職者,直線攀升到600,800人次 (ABS, 2010)*。而該份由澳大利亞統計局所調查出的數據,還不包括在澳洲持有合法短期工作簽證(學生簽證、打工度假簽證、紐澳特殊工作簽證、技術簽證等) 180萬名短期移工所接觸的合法、非法的『人力仲介公司』。


在澳洲,曾找過或正在找短期打工、農場工的人都知道,常常在臉書、背包客棧都可以看到所謂的『小工頭』、『仲介』在這些網站po文;簡單的工作內容描述、時薪、工作時數,加上幾個電話號碼,就可以幫背包客媒合工作。但背包客移動到該地,開始工作,不多久就會發現勞動現狀跟po文完全是兩回事。欠薪、長工時、雇主沒有幫工人保工殤險、沒有勞退金提撥、沒有繳稅等剝削狀況陸續發生。太多的不確定性,也是為什麼非典型聘僱(Casual worker)普遍被視為不安全的勞動 (insecure work)的主因。


雪上加霜的是,資本家和農主們為了推卸責任、降低勞動成本,越來越傾向利用人力仲介公司來找尋勞動力,並且以非典型工(casual worker)或季節工(seasonal worker)來聘僱。這樣一來,雇主除了可以確保穩定的勞動力的穩定來源,在發生任何聘僱糾紛時亦能推卸聘僱責任。但是,而受聘用的勞動者除了易遭到剝削外,也更時常處在不安全的工作環境中,並隨時擔心工作不保。


澳洲政府長期以來嚴重忽視仲介工的問題,加上沒有法源可以追溯。在缺乏法規以及相關立法機關監督下,仲介剝削問題與日俱增。近年來,媒體與工會也不斷報導相關仲介工的剝削問題;欠薪、職場霸凌以及缺乏職前訓練所衍伸出的工作安全問題等**





我們的行動
2011年,NUW工會開始了我們的『鐵飯碗行動』。目標是為了創造更多穩定的工作和安全的工作環境,並且把勞動尊嚴還給勞動者。2013年為了解決仲介剝削問題,我們草擬了全澳洲的第一份【仲介合法登記法案草書】;主要用意在將是為了讓仲介產業合法化,保障仲介勞動者的權益。2015五月,NUW工會與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公司的 Four Corners ***節目合作,一系列違法仲介剝削背包客的問題,我們發現尤其以初級產業的農場及工廠剝削問題最為氾濫。


在此同時,報導的出現造成澳洲極大的回響。不僅全球主要媒體連續報導,BBCCNN,連半島電視台也以轉播方式播出。在澳洲,一連串的聽證會以及參議院下鄉行動開始。許多的調查結果以及大眾意見書中,我們發現主要的剝削問題來源:仲介合法登記的法案遲遲未果。四個勞工黨的州政府,遂而著手研擬仲介合法登記法案,而其中最主要的參考書目,就為NUW工會2013年所草擬的法案條例。


法源背景
1970年代起,聯合國即意識到跨國仲介問題的濫觴。聯合國底下的國際勞工組織於1997年發表第一八一號私立就業機構公約,並把仲介與勞動關係的討論納入,後制定法規。在英國,早在1973年國會即通過仲介合法登記法規,包括仲介合法登記申請費用、行政法令及規範等。而日本則在1980年代為因應大量的移工潮,於1986年通過仲介合法登記法案。


在澳洲,一連串的法案催生聲浪中,昆士蘭、南澳及維多利亞州政府率先著手進行修法,各州法案內容不一,但主軸為下:
所有州內的人力仲介產業都需要合法登記,並有登記費用。
登記為合法仲介後,政府將會公告。而所有州內的雇主只能透過合法登記仲介來取得合法的人力資源。
業主登記為合法仲介,必須通過檢定考試,並且在該檢定考試中體現對所有現行勞動法規、產業法規、移民法規,以及合法出租房屋法的認識。
違反該法的仲介,將會受到刑法的責罰,以及極重的民事究責。


舉例來說

以昆士蘭已經在州議院通過的法案為例,若違反仲介登記規定,最高個人將可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加易科罰金澳幣$126,044。而公司行號則將面臨高達$365,700的罰金。若在沒有仲介登記下,於網路或其他媒介做仲介工作的廣告,單則將面臨澳幣$24,380的罰款。

參考資料出處
** http://www.abc.net.au/news/rural/2017-05-12/victorian-horticulture-industry-criticises-labour-hire-reforms/8520114

如果你對於相關仲介合法登記法案有任何疑問,歡迎在私訊到粉絲頁中。
https://www.facebook.com/NUWzh/

撰稿人:Sherry Huang
校稿:羅禮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