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February 2017

FWC今天裁定,周末假日與國定假日加班費將被刪減!

FWC今天裁定,周末假日與國定假日加班費將被刪減。
  • 勞動者依然會有加班津貼費用,但是加成數將會銳減
  • 零售業者表示,這項裁定意味著他們可以延長營業時間
  • 勞團表示,此裁決將造成低薪階級入不敷出
ACTU( 澳洲聯合工會 )表示,這個裁決意味著近五十萬名勞工,特別是澳洲國內最底層的工作者,每年年收將會短缺澳幣$6000以上。FWC ( 公平工作公署 )表示,這項決定將會提高澳洲國內的服務業營收,並且讓業主可以延長國定假日的營業時間。但他們也承認此項裁定,將會影響工人的生計。
FWC的部長 Iain Ross 說「很多的這些工人的周薪,剛好就打平所有的周支出」。對於全職或半兼職服務業勞動者而言,此項裁定,周日的薪資將會從 175% 減到 150% 。以零售業來說,周日的薪資將會從200% 減到 150%。
週日加班費減薪
Full and part time( 全職與兼職)Casual(非典型聘僱)
零售業200%->150%200%->175%
飯店服務業175%->150%不調動
速食業150%->125%175%->150%
藥妝業200%->150%200%->175%
以速食業員工來說,全職或兼職的週日薪資,以第一階 (Level 1) 來說,加班費將會從150%砍到125%。
FWC的部長 Iain Ross:『周日加班費裁定的微調,對於勞動者而言會造成無可避免地壓力,特別是對周日工作的人。』『我們在討論後所得到的結論是,雇主可以與員工做過渡期的約定。以減輕勞動者的壓力。』『而對於這些約定內容,FWC 還未有詳細的討論。』

雖然飯店服務業非典型聘僱者的加班費未被刪減,但速食及零售業的非典型勞動者的加班費用,將會被刪減。國定假日的刪減裁定將會於2017年7月1日實施。而FWC尚未決定周日加班的刪減何時會實施,但據了解可能在一年內會有動作。
零售業者:勞動者會有更多工作時數
除了周日加班費刪減外,以上三個產業的國定假日勞動加班給付也會有刪減。公平公署同時審查了周六的加班費,但決定不做任何刪減。Russell Zimmerman澳洲零售業聯合會表示,當他得知產業業主可以聘用更多勞動者時,他很是滿心期待。
『很多業主現在都沒有營業,而此項動作會讓更多業主持續經營下去』
『那些認為自己薪資會有減少的勞動者,我相信他們會發現,他們的工時可以增加』
審查委員會發現,對於在周末假日工作的勞動者而言,可能會覺得有些不便,但實際狀況並不會比過去更糟。ACTU主席Ged Kearney 說:『總理Malcolm Turnbull需要介入,否則,他在歷史上永遠會被人們加註,那個總理任內,遭遇澳洲經濟史上頭一遭對最低階工作者進行薪資減裁的人!』
Ged Kearney 並反問媒體:這是如何現實的事,當你問低薪工作者,你的年收入將會減少$6000以上?』
『這意味著甚麼,他們要如何支付房租、車貸,或者是房貸?』
『簡單來說,為了要賺更多的錢,大家必須提高工作時數?這是沒有道理的事!』
勞工動起來否決Fair Work 的裁定。反對黨大老Bill Shorten說:『FWC這項裁定對於勞動者是沉重的一拳,勞工黨將盡最大力量,要求FWC收回此項決定。』工業關係部長,Michaelia Cash則說:『 這個裁定將會使更多的失業者出來工作!很多業主會開始在周末開業,聘請更多的工人。這對失業者是一大福音!』
綠黨議員Adam Bandt 則表示:『 我很失望地看到勞團跟勞工黨已經開始他們的威嚇行動,這個裁定對於低收入戶來說是很不公平的,因為他們早已入不敷出了。』
『除了周末假日的咖啡並不會變便宜之外,年輕人也很快地會發現他們越來越繳不出房租了!』
新聞原文出處
編輯;Sherry Huang

Friday, 29 July 2016

打工度假後不想回家、有這麼容易?從近十年的入境資料來看端倪

本文初刊登於〈想想論壇〉,經作者增修後復刊登於本平台。

自從紐澳兩國於2004年與我國簽訂並施行打工度價協議(working holiday program)之後,台灣當代青年的「大打工時代」就正式開始,由於其低門檻與多重效益(長期居留、高時薪、語言學習等),讓許多台灣青年前仆後繼,戮力要加入這個二十一世紀的淘金/鍍金夢。

每個旅途結束後回到台灣的人,都會遭遇到大量地反文化衝擊(counter-cultural shock),包括台灣的薪資低、工時高、升遷前景渺茫、不友善的房價與育兒環境等,在在都讓許多人想方設法地想要再出國,回到那無憂無慮的樂土;在許多打工度假相關的線上討論群組,也逐漸出現「如何留下」的討論。

到底打工度假後繼續留下的人有多少?而這些人又是用什麼身分繼續待著?這算是一個大哉問,連各國移民局都沒有對於這種兩階段移民(two-step migration)過程有太多的紀錄,但是「有人回去了」這樣子的消息、仍不斷地在背包客圈時有所聞。這裡想以澳洲邊境管理局(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近十年來的出入境資料(Overseas Arrivals and Departures)、用另外一個方式來回答上述的問題:在打工度假開放後的這十年間,從台灣到澳洲的暫時性移民(temporary entrant)、人數是如何變化的呢?


首先是大多數人想要拿到的正式工作身分(skilled temporary worker),台灣人是增加了1.4倍,從2004-05財政年的510位增加到2014-15年的1238位,算是相當明顯的增長。另外一個主要的暫時性身分則是學生,針對二十歲以上的族群、同樣的期間一度從2005-06年的6212人到2012-13年的谷底4884人、而後持續上升到上一年的7608人。

細究其學生類別,註冊語言學校雖然是最多背包客推薦的「入門」策略,但是其實語言學校學生數量的變化僅呈現鍾行曲線:從2005-06年的極盛時期(1542人)於2011-12年降到最低點(580人)後又在上一年漸增回到高點(1442人),顯見利用語言學校學生身分留在澳洲並不是大多數人的首選。另一方面、反倒是職業學校學生有驚人的成長:從2004-05年的605人、持續飆高到去年所計的3123人,這十年成長了五倍之多!相對於高等教育文憑,職業學校進修時間短、又同樣可以在學成後拿到畢業生暫時居留身分(temporary graduate visa,類似國際學生拿到美國高等教育學位後可以獲得的OPT,能夠合法在澳洲居留並工作達兩年);與語言學校相比、就讀職業學校的CP值(性價比)自然較高,只是要付出的時間與金錢也相對多了好一些。附帶一提,雖然澳洲本來就不是台灣人熱門的留學國,但是這些年無論是大學或研究所、在澳洲的高等教育註冊人數也是不斷地下滑。


最後是最多人說的「大絕招」──找個當地人嫁/娶了拿身分,若將兩個伴侶身分(準/配偶prospective marriagespouse provisional)合計來看,其實能以此道留在澳洲的人數直線下滑:從曾經最多的99人(2005-06年)降至上個財政年的55人,足足少了將近一半!從台灣人在澳洲的跨文化浪漫史(Cross-Cultural Romance)的戰績來看,似乎並沒有大家想得那麼容易。

從澳洲邊境管理局的資料計算得知,近十年台灣背包客打工度假後還留在澳洲的淨海外移民(net overseas migration)人數將近有兩萬五千人,而這些人究竟是如何能夠繼續留在澳洲、尚不得而知,僅能從現有的簽證資料,勾勒出這些打工度假後的台灣移民、她/他們可能的輪廓。上述的入境資料無法斷言都是由前背包客而來,但是肯定與每年數以萬計赴澳打工的青年們有著密不可分的連動關係,比起數量較少的伴侶及正式工作身分,「學生」畢竟是一個較容易取得的暫時性狀態:只要你能夠負擔學費、自然就能夠延續自己留澳的時間;而真正想要穩定且持續地在澳洲生活,進入勞動市場就是必然要面對的現實,而這也是所有移民在澳洲的挑戰!


【備註】:本篇文章刊出後,有讀者提供〈NewZeal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napshot: 2015 full year report提出指正:2015年的台灣學生在澳洲的註冊人數較前一年多了3,470人、增加了約前一年的三分之一;在高等教育方面,則是增加了2,024人、比去年增加了快六成人數。這份報告與本社論資料來源的差異,推斷有二:(一)此篇社論是只有看20歲以上的台灣人口,但是所謂的「澳洲國際學生」是也包含高中以下的人,所以這是造成不同結果的原因。(二)〈New Zealand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Snapshot: 2015〉只要是統計澳洲高等教育的「註冊數」,一些在境內轉換身分變為學生的人(先就讀當地高中、語言學校或社區大學再轉至高等教育系統),就會是本篇文章以學生簽證作為論斷的漏洞。(三)2016年年中、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所釋出的〈世界各主要國家之我國留學生人數統計表指出:澳洲已經成為台灣留學生人數最多的國家(13,592人;第一名為美國、有20,993人),但是這資料包含所有年齡的學位與非學位生,若讀者想要進一步做觀察及討論、務必留意這些個別資料的定義及範圍。

Tuesday, 17 May 2016

背包客稅延後但未取消 戰役還沒結束

五一跨國行動於達爾文、墨爾本、台北的實況


/ 許韋婷

在農業和旅遊業團體的施壓下,為避免失去他們的選票和選舉經費的支持,可是又不想放棄即將到手的肥肉的澳洲自由黨政府,終於在今日由財政部長助理兼小型企業局長 Kelly O’Dwyer 代表政府正式宣布延後背包客稅。

但這一切還沒結束。未來六個月將是背包客稅的正反雙方做最後努力的重要時刻,其中最為關鍵的團體正是農業團體,旅遊業者反而是其次。兩個團體雖然現在都聲稱背包客稅會大大傷害其產業,但所受到的衝擊卻很不相同。農業團體擔心的是背包客稅把人逼走後,他們再也找不到臨時工人為他們採摘和包裝土地面積龐大的蔬果;旅遊業者擔心的則是少了一大消費族群,利潤將會大為削減許多。後者的擔憂,只要背包客稅存在的一天,就會一直存在;但農業團體的擔憂,則是只要幫他們找到人可以來工作就好。

政府代表 Kelly O’Dwyer 在宣布延後背包客稅的同時,所發布的另一則訊息就很耐人尋味。他指出,副首相將主持一個小組,重新檢討背包客稅對農業和旅遊業的衝擊;同時也會檢討打工度假簽證,包括無人數限制且申請門檻低的  417 簽證 (台灣人所持的簽證和有人數限制、申請門檻較高的  462 簽證。檢討報告預計在今天十月十四日釋出,報告亦將做出某些政策改變的建議,並於明年一月提案。

這正是我們所擔憂的。由農業團體和旅遊業者等資方所主導的政策遊說,雖然產出暫緩實施這樣看似我們也能受惠的結果,但如果背包客 / 打工度假族所代表的勞方意見無法被聽見、被理解,原先和我們站在一起阻擋背包客稅的農業團體,將很有可能背棄我們,站到我們的對立面,一起打壓我們的勞動權利。

因此,T-WHY 台灣打工度假青年和 KOWHY 韓國打工度假青年、HKWHY香港打工度假青年、NUW 澳洲工人工會從今年一月在澳州聯邦參議院正式提建言書以來,就不斷強調「背包客稅是在加重剝削底層勞動者」的立場。我們不僅平時就和澳洲本地勞工一樣,需要繳交 GST 商品及服務稅,卻未能享有同等的權益;現在還要負擔更重的稅金,根本是權利義務的不對等。加重的稅制,也將迫使原本收入就不高的背包客轉向黑工市場,讓勞動剝削問題更加嚴重。

所以,未來的六個月我們仍會持續緊盯背包客稅,並且尋找能夠在該檢討小組發聲的管道。如果你也想為此盡一份心力,請留下你的聯絡資料,我們將會主動聯繫你


【各團體合作反對背包客稅大事紀】
l   2016/5/8 發起遊說聯邦議員行動,並獲得綠黨參議員 Richard di NataleRachel SiewertPeter Whish-WilsonRachel Siewert等人的支持。目前正繼續爭取其他政黨的聯邦議員支持。相關新聞請見 http://goo.gl/NjN4pA
l   2016/5/1 發起跨國行動,在台北、雪梨、墨爾本、香港、布里斯本、達爾文等城市聚集反對課徵背包客重稅的打工度假族和在地支持者們,在各地五一大遊行中提出訴求,爭取更多在地支持。 http://taiwanesewhy.blogspot.tw/2016/04/blog-post_22.html
l   2016/3/1 發起聯署,並以英文、中文、韓文三種語言廣邀各國背包客參與。聯署網頁仍開放中,請大家踴躍參與 https://www.change.org/p/say-no-to-the-backpacker-tax
l   2016/1  於聯邦參議院正式提出建言書 (Submission),要求取消課徵背包客重稅,並且建立管制仲介制度。
http://www.aph.gov.au/Parliamentary_Business/Committees/Senate/Education_and_Employment/temporary_work_visa/Submissions


Wednesday, 27 April 2016

【五一跨國行動】拒絕仲介剝削 我要平等工作權!

「T-WHY台灣打工度假青年」五一勞動遊行聲明
海外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協議在台灣十年有餘,迄今已有14個國家與台灣簽訂協議,光是澳洲就累積高達13萬台灣青年,可見這股青年流動的熱潮。然而,政府不斷強調打工度假協議之目的在於「促進跨文化交流、提升國際視野」,申請打工度假簽證是要以「度假為主,打工為輔,打工是為了延長旅程之所需」,在此文化包裝下政府帶頭刻意忽略台灣青年海外勞動身份,長期漠視、消極處理台灣青年在海外打工度假期間所遭受的勞動剝削等問題。

在台灣甚至有不肖的旅遊代辦、仲介公司看中海外打工度假這塊大餅,媒合不法工作(低於法定薪資、超時工作等),抽取高額服務費用牟取暴利,就連學生海外實習的「學海築夢」計劃也被踢爆與違法仲介公司聯手。因此,「T-WHY台灣打工度假青年」向台灣政府提出嚴正呼籲,請以具體行動促進台灣青年海外勞動權益,做好國內代辦、仲介業者的把關,並和台灣的青年站在一起,與澳洲、韓國、香港的打工度假青年共同要求澳州政府─
一、        仲介管理制度立法
現行的仲介只要一個 ABN 號碼、一個隨時可變換的姓名,以及一組臨時的手機號碼即可宣稱合法仲介工作,並以各種名目抽取高額的仲介費。我們認為這個狀況必須改變,並已在維多利亞州、昆士蘭州和南澳洲推動立法管制仲介,讓打工度假族能不再受到無良仲介剝削。
二、        維持 18,200 澳幣的免稅額
加重打工度假族的所得稅,是一項錯誤政策。我們不僅平時就和澳洲本地勞工一樣,需要繳交 GST 商品及服務稅,卻未能享有同等的權益;現在還要負擔更重的稅金,根本是權利義務的不對等。此外,加重的稅制,將迫使原本收入就不高的背包客轉向黑工市場,讓勞動剝削問題更加嚴重。
最後,我們也誠摯邀請從海外打工度假回國的台灣青年們一起在5/1勞動節這天一起上街頭支持以上訴求。無論當初你是為了增加閱歷提升未來就業競爭力、邊打工賺錢平衡旅費、回台灣繳清學貸或累積創業基金,面對持續向下沈淪的台灣勞動環境,除了考慮是否要繼續往下個國家出走,我們也可以為台灣,甚至為澳洲這片曾讓我們有機會逐夢的土地做些什麼。從加入台灣勞工運動開始-爭勞權、要保障,透過集體的力量向政府施壓,讓台灣和澳洲的就業環境與條件更好。勞工所面對的剝削是沒有國界的,讓打工度假這個共有的跨國經驗團結我們!


 May Day Statement

We, backpackers from Taiwan, Hong Kong, and South Korea, are united under the name United WHY on May Day. We stand up because we care about backpackers’ rights in Australia. Backpackers come to Australia with expectations of cultural exchange, contribute to the Australian labour force by serving flexible labour needs, and consume in the Australian economy.

Despite their contributions, backpackers are not treated fairly. The news on the exploitation of backpackers overflows on media outlets, and underpayment, cash-in-hand jobs and poor accommodation conditions have become a common knowledge in many industries where backpackers work. Yet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serve its responsibility to monitor labour standards to be met in all workplaces. The current workplace inspection and enforcement mechanisms are weak and ineffective, and they do not address the needs of backpackers.

Furthermore, as of July 2016, it has been proposed that the Australian government will remove the tax-free threshold of $18,200 from backpackers, by categorising them as non-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 Backpackers will have to pay 32.5 cents from the first dollar earned, and there are serious concerns that the measure will lead to further exploitation at work.
We stand united to demand the following:
1) Establish a licencing mechanism.

Backpackers are often targeted by unscrupulous labour hire companies, who often collaborate with overseas recruitment agencies. While the government condones backpackers to fulfil its flexible labour needs they do not take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backpackers work under conditions as stipulated by the Fair Work Act.

Thus, we ask the government to establish a licencing mechanism for labour hire companies and other intermediaries to ensure that employers who hire backpackers abide by their legal obligations. Both employers and workers should be able to check if the labour hire companies that partake in the recruitment and employment processes are licenced, and the government should monitor the operation of labour hire companies so that to ensure the protection of fair work conditions and pay.

2) Retain the residency test for backpackers:

If the new tax rules—so-called ‘backpacker tax’ -- are implemented, backpackers will be taxed at a significantly higher rate than every other permanent and temporary resident working in Australia. Backpackers are already charged the same tax rate as other permanent resident and citizen workers of Australia while being excluded from most social and welfare services. Furthermore, we have serious concerns that increasing tax rate will provide an incentive for backpackers to seek cash-in-hand jobs, which will increase informal work. A higher income tax rate will reduce backpackers’ incentive to work legally and increase their vulnerability to exploitation.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protection of migrants’ basic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which are enshrined i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documents that Australia is party to. We urge the government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vulnerabilities of backpackers. We demand the government to establish a licencing system for the labour hire companies and set up provisions to regulate intermediaries. We also demand the government to retain the current residency test for tax purposes and the tax-free threshold. Only by protecting the rights and ensuring fair conditions for backpackers can the government secure the long-term integrity and sustainability of the Working Holiday Maker visa programs.


各地行動資訊如下
【台灣】
5/1(
) 12 點半於善導寺捷運站六號出口集合,到場後請尋找 TWHY NUW 的海報,更多訊息會公布在以下活動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785933071541516/
【香港】
5/1(
) 下午兩點於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到場請尋找 HKWHY 旗幟,聯絡人為王宇來。~ 更多訊息請見以下活動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06416115698890
【澳洲雪梨】
5/1(
) 早上 11 點於 Belmore Park 集合,到場請尋找 KOWHY Unions of NSW 的旗幟,聯絡人是 James (0422-607-637) 和一位略懂中文的韓國留學生 Sohoon,直接找她就可以囉~ 更多訊息請見以下活動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18543844995204/
【澳洲墨爾本】
5/1(
) 下午一點於 Victoria Trades Hall (Victoria & Rusell Streets 交叉口) 集合,到場後請尋找 NUW 旗幟,聯絡人為 Sherry Huang 與李東東
【澳洲布里斯本】
5/2(
) 早上八點將於 QIEU, 346 Turbot Street, Spring Hill 提供早餐,用完餐後將從 Turbot & Wharf Streets 交叉口出發。 到場後請找 NUW 旗幟,聯絡人為 George~ 更多訊息請見以下活動頁
http://www.accupass.com/go/QLD
【澳洲-達爾文】
5/2 (
) 下午三點半, 38 Woods Street, Darwin 接著下午五點在 Bicentennial Park LIVE 音樂會及野餐,到場後找聯絡人 Renton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97794597278405/
【澳洲-伯斯】
5/1 (
) 10am - 2pm Fremantle Esplanade,到場後請找 NUW 旗幟,更多訊息請見以下網頁
http://www.unionswa.com.au/may_day_2016



Sunday, 17 April 2016

什麼!?只是去打工度假也要先立遺囑?

圖片來源:https://www.statetrustees.com.au/buy-power-attorney-kit-wa/


文 / 瓜

1.  為什麼背包客來到澳洲要立遺囑  (Will)

遺囑聽起來對於亞洲保守國家的人來說也許是比較觸霉頭的事情,但這件事情在澳洲很習以為常。立遺囑最重要的是保障你在澳洲若因意外身亡,澳洲法律會依照你所立的遺囑處理你在澳洲的遺產;如果沒有立遺囑,很有可能無法拿回全部的遺產。所以為了避免你發生不幸之後,家人還要更辛苦地處理你在澳洲所留下來的遺產,請務必來在到達澳洲後,寫一份重要的遺囑。

2.  沒有在澳洲立遺囑  (Will) 是否拿可拿回在澳洲的財產呢?

如果遺產金額  (包含澳洲的存款、退休金、保險金沒有超過一萬塊澳幣,未婚者是由父母和兄弟姊妹領回;已婚者,則是由配偶和孩子領回。但如果你的遺產超過一萬澳幣,又沒請專業律師協助處理,遺產很可能直接會被澳洲政府沒收。

3. 遺囑(Will)的文件哪裡買?


在澳洲的  Post office 可以買到紙本的遺囑文件,或是網路上有線上立遺囑的網站,都可以方便讓你查詢和撰寫。

4.  在澳洲請律師處理遺產問題要花多少時間及費用呢?

至少都需要花費一年以上的時間,而律師費因當地每位律師的不同會有不同的服務費,依以下真實案例的律師花費大約是  4000~5000澳幣不等。

5.  每家退休金保險公司都有含壽險嗎?

不是每家退休金保險公司都含有壽險,所以當你自己或是公司幫你申請退休金帳戶時,請自行確認退休金帳戶的文件包含了什麼保險條款。如果退休金保險公司可以指定受益人是誰,請務必填寫。如果沒有填寫受益人,當你因意外身亡,家人要拿到保險金還是得請律師處理。

真實案例:

Lawson 是 22 歲持打工度假簽證的背包客。2014 年在西北澳礦區的一所中學擔任清潔人員,工作了六個月後存到一筆錢,為了申請第二年打工度假簽證所以結束清潔工作前往農場集二簽*。在農場工作一個月後的某天下班時間,與同事前往其住處烤肉。會後有人提議要去附近的天然游泳池戲水,Lawson 便和同事更換泳衣下水玩樂。即使  Lawson 深諳水性,但不知道為何那天一入池就溺水,被救上來時已經是回天乏術。

Lawson 很辛苦的賺錢,為的就是幫忙貼補家用給在臺灣的父母,和存一些在澳洲讀書的基金,所以清查他在澳洲的財產後,扣除在澳洲的喪葬費用還留有超過一萬澳幣的遺產。但因為  Lawson 沒有在澳洲立下任何遺囑,再加上遺產超過一萬澳幣,如果要全部拿回來,就必須請澳洲的律師處理這個問題,可是僱用澳洲當地律師處理將是一筆不小的費用。就在掙扎之際,家人赫然發現到  Lawson 有一筆退休金帳戶有為客戶投保人壽保險。Lawson 在澳洲的親戚協助去電該退休金公司詢問後,該公司基於個資保護無法告知可請領壽險金額,但透漏該金額是值得爭取的。因此  Lawson 的父母聘請了澳洲和臺灣的律師同時處理,在經過一年漫長的程序後,終於在  2015 年底  Lawson 的父母拿回了兒子在澳洲辛苦打拼所留下來的積蓄與理賠金。


*集二簽:申請第二年打工度假簽證需要在特定區域(多半為偏遠或鄉村)工作滿  88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