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September 2017

關於計件制與88天農場工,你怎麼看?

關於計件制與88天農場工,你怎麼看?(Piece rate and 88 days- Tell us what you think?)


許多背包客為了集二簽,而到農場工作。到了農場卻發現,薪資是以計件方式計算。PO在臉書的背包客工作文,多數號稱『做的快,拿的多』、『公主王子病退散』、『五星級農場』賺一桶金!但實際上,許多背包客到了農場,很快的驚覺到扣除房租、交通、仲介抽成;實際的薪資,對比實際匯入銀行的金額,居然一週只有$200-300不等,甚或是低於$100元。所謂的計件制號稱,時薪加乘15%、25%又是怎麼一回事?

計件制的薪資

在澳洲,每一個產業每一個職位都有一個最低薪資給付標準,就是所謂的Awards。每一個產業的Award名列所有的職缺該給付的時薪或周薪,國定假日、周末加班加給;甚或是任何的誤餐費、治裝費等加給項目。

你的薪資給付標準

若你是非典型聘僱工(casual),並且在所有的農業產業工作,包括採果、剪枝等等。你的時薪應該最少要有$22.86元!而若你做的是計件制工作,你的週薪化約為時薪計算應該要高於時薪的15%。也就是說,即使是計件制工作,換算下來時薪應該最少要有$25.60!

同意書的簽署 (First Step -Sign the agreement)

所有的勞動者可以依照農場最低勞動薪資給付標準(Horticulture Award),來簽訂計件制工作同意書。若聘僱前勞動者並未與雇主簽屬任何的同意書,則不能等同於該員所做的工作為計件制工作。同意書的簽署必須是在非脅迫下進行。

時薪加成 (Second Step – hourly rate + the loadings)

計件制的薪資,應當可以讓所有有能力的勞動者賺取最低時薪的的加成15%。此外,非典型聘僱應該要有另外的25%工作加給。

舉例來說

• Weekly wage rate level 1 周薪: $694.90 • Plus 25% casual loading非典型聘僱加成25%: $173.73 ($694.90 x 25%) • Plus 15% piecework loading計件制工作加給: $104.24 ($694.90 x 15%) • Total總薪資: $972.87 • Daily wage rate日薪: $194.57 ($972.87 ÷ 5 days) 如你所知,澳洲長期以來缺乏短期勞動力,政府遂利用打工度假簽證88天的農場工作規定,來牽制第二年的延簽。這樣的法規設計對打工度假者而言,是不公義且充滿歧視的。公部門長期以來,欠缺有效地監督與管控;加上二簽主導權掌控在雇主手上的政策導向,造成背包客在農場工作剝削事件層出不窮。我們這次『反黑心計件制』的行動,為的是組織所有在生鮮食品供應鏈的工人,打擊違法不公的薪資給付制度。 如果你曾經做過計件制工作,或是曾聽過相關的工作經驗與故事,想與我們分享,請一起填寫『反黑心計件薪資工作調查』。也請把問卷連結分享給你的朋友。我們一起來挑戰這個不公平的薪資結構制度。

Click here to complete the Survey

點選以下連結進入農場計件制工作調查 https://www.surveymonkey.com/r/XTCFGMX

Sunday, 10 September 2017

弱勢勞工法案在有條件之下通過


弱勢勞工法案在有條件之下通過


在勞團及媒體大力推動改革下,周一晚間在參議院通過弱勢勞工保護法案。該法案的通過,對於雇主,特別是連鎖企業的雇主影響甚大。
 
(圖片來源:http://www.smh.com.au/business/workplace-relations/fears-some-franchisors-will-get-around-new-vulnerable-worker-laws-20170905-gyb4up.html)

該法案當初的推動,是為了回應Fairfax Media所揭露的大量欠薪案件,以及弱勢勞工被剝削的問題。包括:Four Corners7-11國際學生欠薪剝削案,還有連鎖企業巨擘Caltex 以及 Domino's的剝削案件等。

就業部長Michaelia Cash 示,2017年推動的動平等修正法案(弱勢勞工保護法),可以保障勞動者遭受雇主不當的對待。

他表示:『該項法案不只保障弱勢勞動者,並確保資方按照勞動法規來走。』

舉例來說,若資方堅持以現金給付勞動者薪水(俗稱:現金工),則將會觸犯多項法條;原有法規裡所明訂的罰款金額也將會提高許多。

該項法案並將連鎖企業主以及直營經營者列為追訴人之一。若該企業經營有違法的嫌疑,勞動部將會著手調查對企業主究責

針對企業主究責的部分,建議提案人則是目前澳洲消費者委員會主席Allan Fels。他對該項究責的提案起因,是由於他曾經涉入過7-11國際學生剝削的申訴賠償案。而該案件的資方除了是連鎖超市的巨擘外更是該產業的龍頭。

後來,Deloitte接手Fels博士的位子。而該起高達150萬澳幣的欠薪案件,資方已賠償給當初受害的勞動者。

事實上,該項法案的通過是充滿政治爭議的。一方面,勞工黨指責聯盟黨在最後一刻轉向支持David Leyonhjelm 以及Cory Bernardi's 的提案,完全是為了拉攏澳洲連鎖企業聯合會,而對於連鎖企業主的連帶究責反倒避重就輕。然而,該項修正法案在參議院並未獲得足夠的支持。

勞工黨聲稱,該項保護弱勢勞工法案可以過關實則是他們的功勞。其中一個原因是,原有的提案大大限制了公平公正公署的強制執行力。

參議員O'Connor表示:『勞工黨支持公平公正公署在進行勞動調查時,能透過所有必要的手段以保護弱勢的勞動者。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支持公平公正公署取得強制執行力的主因;但是,唯有在進行弱勢勞動者的欠薪以及剝削調查時,才可以動用強制執行,而且是需要有合理的執行原因,我們的法案有加註這一項。』

勞工黨在該修正案中的另一項提案,也成功通過過去雇主不具主動提供薪資單、聘僱資料的責任現正的修正案也將加以約束。

『如果雇主沒有提供薪資單,一旦員工提出欠薪申訴,資方必須提出有效證明,他們在給付員工薪資上都有按照法律規定走,這項提案對於惡意不提供薪資單的狡猾雇主,是有遏阻作用的。

澳洲工會勞團樂見參議員支持勞工黨的修正案提案,刪除強制執行可能會影響到工人的緘默權。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校正:羅禮涵

Sunday, 13 August 2017

會計協助雇主作假帳將會面臨刑責

會計協助雇主作假帳將會面臨刑責

日前,澳洲聯邦法院仲裁一樁雇主欠薪的案例,成為澳洲史上頭一遭對專業會計師開刀的判決先例。
會計事務所在未來,若惡意忽視雇主欠薪的事實,將會面臨責罰。
聯邦法院日前發現一間會計事務所,違背澳洲現行平等勞動法(Fair Work Act 2009)違法協助一家在墨爾本的餐廳,欠薪員工薪資。
公平公正公署(FWO)對會計事務所開刀,是澳洲判決史上頭一遭。法官以協助其客戶違法情事為由開罰。法律專家認為,在不久的將來這樣的判例,將會影響到之後的各類欠薪案,也會影響到其他專業領域者。
Certified Practising Accountants (CPA) 澳洲認證會計事務公共關係主管Peter Docherty 表示,『這樣的判決很明顯的意圖,是要讓所有的會計師明白自身的專業以及公共責任之間的關係。專業會計在接案後,應要詳細記錄並釐清其職權責任分際。』
『會計行使職權道德準則(Ethics APES 110)很明白的指出,執業與接案的標準,唯有建立在當會計師本人,全盤了解客戶的營業狀況、目的以及其運作的實際情形。這也包括;對於其產業及相關法規的一定程度理解。』

(圖片來源:https://www.intheblack.com/articles/2017/08/04/payroll-accounting-court-action)

會計事務所視而不見
公平公正公署(FWO)近期在調查一樁台灣背包客欠薪案時,把其雇主旗下的日式速食餐廳(Blue Impression Pty Ltd)以及委託的會計事務所(and Ezy Accounting 123 Pty Ltd)一併提告到法院。
審理法官John O’ Sullivan對於公平公正公署(FWO)的辯護,該會計事務所的老闆,Eric Lau惡意對該雇主的剝削行為視而不見。並藉由其專業知識來協助雇主的欠薪行為,表示認同。
該會計事務公司有足夠的資料,證明該雇主的惡意欠薪情事。但卻協助製作非正當事實的薪資單,不可避免地違反勞動法規。
該餐廳業者坦承違法,但礙於其委託的會計事務所協助違法情事尚未定奪,法官並沒有當庭直接判決雇主。

罰款待決
法官O’ Sullivan表示罰款數額將會在不久的未來有所定奪。
他並表示,『該會計事務所Ezy否認提供薪資表單的作業,表示他們只有承接簿記的業務,並說所有的薪資表單製作,是受到該雇主的指示行事。』
『他們有發現雇主刻意規避午休時間、並未照法規給付加班費,及薪資加給。』
『他們並抗告,表示該雇主並非該事務所的經營者,他們對於該雇主任何違法的行為並沒有業務責任。』
會計事務所Lau並強調,他知道最低薪資的法規,但是他對於下午班的加給、治裝費、或是國定假日加班費的給付細節並不熟悉。

會計事務所並沒有提出疑慮
Lau對於最低薪資的給付標準沒有提出質疑,主因在於這些並不在於會計事務所的業務範疇內。
FWO在調查時還發現,在2014年時該雇主就有出現薪資欠薪的問題,但該會計事務所幫他們私下擺平了。
FWO對於該雇主展開會計審計調查,並把結果轉交Lau。在該文件中也名列速食業的最低薪資給付辦法與條例。
Lau告訴法官,當2014FWO展開調查後,該雇主聘用一位熟悉勞資法的律師,該律師並指導他正確的薪資給付,要求他把所有資料製作出來並依此計算薪資。
法官O’Sullivan表示,『聽到該會計師的抗辯陳述令人感到非常訝異,一個擁有專業證照並對於營運管理應該有相當知識的人,居然不曾對於這些違法的薪資提出質疑,而只是直接幫該雇主製作薪資。』
法官認為Lau是知法並協助犯法,並且早在2014年起就開始幫雇主違法作帳,而導致現今面臨法院訴訟的結果。
會計師明明知道員工被欠薪、積欠加班費、誤餐費給付還有其他加給等。卻沒有提出質疑,這聽起來是相當可笑的。

專家業者被警告協助犯罪可能觸法
今年三月,FWO發言人Natalie James曾警告提供專業諮詢的業者,協助犯罪也可能觸法。除了連帶的協助違法情事,也可能受到社會與論的譴責。
她表示:『最簡單的就是做對的事,對所謂低技術的高剝削風險勞動者,負起社會責任。那些勞動者通常都是海外移工、青年就業者。』
連帶咎責除了將面臨罰款,凍結資產,FWO也可能要求被告負起連帶賠償的責任。

會計師是值得信賴的專業
會計事務所DibbsBarker 股東 Fay Calderone 表示,『FWO很明白的表示,小型企業體是相當倚重會計師的專業知識,而這些會計師如果明知故犯,將會被提起連帶訴訟的責任。』
『會計師涉入到客戶的經營越多,甚至是幫忙製作薪資單等,應該都不難發現其雇主違法欠薪的事實。』
『以Ezy的案子,主因是這家會計事務所早在2014年就被FWO調查了。證據確鑿,而法官也表示視而不見是不可容許的。』
『這同時也將專業會計以及業務關係,提升到另一個層次的討論。也就是,會計師是否應該介入客戶的業務經營。因為這關係到我們是否涉入到其經營決策上的問題。當會計師越多的涉入,甚至是到客戶的經營層面時,包括決策以及經營方針等,都會衍生出所謂法律連帶責任。』

新聞出處: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Tuesday, 25 July 2017

背包客在維州又傳欠薪

背包客在維州又傳欠薪


(圖片資料來源:http://www.sbs.com.au/yourlanguage/cantonese/zh-hant/article/2017/07/17/mo-er-ben-tian-fu-chuan-cai-guan-bei-kong-chu-liang-bu-zu?language=zh-hant)


一家位於維州的餐廳的雇主及會計,被控積欠員工薪水高達$30,000元,而該數額只是任兩周內所計算出的欠薪。

墨爾本天府川菜館餐廳老闆- Ye Shao,兩家餐廳皆被指控欠薪。20名員工短短兩周內即被積欠高達$30,995元。而天府川菜館的會計師Yizhu,又名"Jessica" Ding,也被指控以作假帳的方式協助該餐廳,短發員工薪水。


去年六月,公平公正公署接到17名於天府川菜館工作的員工指控,其雇主惡意短發薪資,共積欠$18,190元。而Ye Shao所開設的另一家餐廳Tina's 麵館其中的13名員工,也被欠薪$12,805元。兩家餐廳員工指控,即使每周工作高達6-7天,一天工作時數超過10小時,他們還是只領取$10-22的時薪。

公平公正公署的調查員發現,欠薪包括,時薪短少、未給付加班費、及其他給付。公平公正公署Mark Scully表示,由於該雇主違法情事過於誇張,已經對此展開法律調查行動。Mark Scully並發表聲明,工人薪資短少,或是未給付或加乘加班費,不管其工人是哪裡來? 持哪種簽證,這都是違法的。

公平公正公署表示,該兩家餐廳的雇主及會計師,其一將面臨單一個案$10,800的罰款,而另一家則面臨高達$54,000,案子將會於828日送交地方法院審理。



原新聞出處:http://www.news.com.au/national/breaking-news/overseas-vic-workers-underpaid-30000/news-story/f11b1603be9caf4e1cf5c30dc96ea898

責任編輯:Sherry Huang 

Wednesday, 31 May 2017

近郊地區農場要求政府擴大背包客工作限制的範圍

近郊地區農場要求政府擴大背包客二簽工作限制

聯邦農業部長Barnaby Joyce日前被質詢;近郊地區的農主認為他們應該也可以聘用背包客;比照偏遠地區聘僱的條件。
墨爾本近郊地區的農主指出,近年由於低技術勞動力的缺乏,近郊地區應該也要被納入在背包客第二年簽證三個月工作地區內;以填補該地區勞動力的不足。

而該提議也受到維州農主聯合會(Victorian Farmers Federation)及澳洲蔬果生產聯盟維州分部(AUSVEG VIC)的背書。他們認為澳洲所有的農主,在聘僱人力上應該要有相同的準則,尤其是背包客的短期勞動力,可以滿足當地低技術勞動市場匱乏。他們同時認為農業部長Joyce應該要與其內閣成員研商可行性。近郊地區的農場與偏遠地區在勞動力需求上都是一樣的。

(圖片來源:https://www.chinadialogue.net/article/show/single/en/7091-Urban-agriculture-makes-China-s-cities-more-liveable)

聯合會發言人表示,雖然背包客可以到近郊的農場工作,但卻不能以其工作天數來申請第二年簽證。『如果近郊農主聘僱的條件都合法,憑甚麼他們不能夠聘僱背包客』。『打工度假第二年簽證當初的設計目的,為的就要讓背包客到各地區去體驗打工度假,並且提升當地經濟』。『日前政府提出的所謂新季節工計畫,以$5000利誘澳洲青年失業者到農場工作,並以不影響其失業給付為條件來刺激就業。相同的,該政策也適用於近郊地區』。

現今417簽證者可以依循移民局所公告的郵遞區號,來確定其工作地點是否符合第二年延簽的申請條件。但是,舉例來說,墨爾本西區的農場以及南區的摩寧頓半島卻不在此列。
農主們都認為,偏遠地區的工作地點規定,應該要擴大地區或是以改變政策的方式來做些許的調動。


移民局發言人表示,以郵遞區號來做工作地區限制的畫分,是為了解決地方性勞動不足。

新聞來源:http://www.weeklytimesnow.com.au/news/national/backpacker-labour-equality-demand-from-periurban-farmers/news-story/217f085efec171a23ce9796b12379d48

新聞編譯:Sherry Huang 



Monday, 22 May 2017

歷時兩年,背包客成功追回欠薪!

歷時兩年,背包客終於成功追回欠薪!


2015年五月,一群台灣背包客透過澳洲當地NUW工會(National union of workers)的管道,接受澳洲國家電視台(ABC)Four Corner節目訪問。分享他們在全澳最大的溫室番茄農場D'Vine Ripe工作狀況,節目更揭露背包客在工作時遭受到工資剝削及性騷擾的事件。這些員工是透過柬埔寨老闆 Peter Yim的人力仲介公司CNC (CNC Labour Hire)得到工作,但卻遭受到CNC所直接聘雇的主管Danesh職場性侵害。

In May 2015 union members from D'Vine Ripe, now known as Perfection Fresh, mainly from Taiwan shared their story on Four Corners about underpayment and sexual harassment at the site. The workers involved were employed by a company called CNC Labour Hire, this company was run by a Cambodian man named Peter Yim. Workers were sexually assaulted by a directly employed supervisor named Danesh. 


(圖片來源: http://www.stockjournal.com.au/story/3367033/dvine-ripe-cuts-contract/)

Four Corner節目播出後,番茄農場D'Vine Ripe終止與CNC人力公司的合約,並且直接聘用遭受薪資剝削的背包客。所有員工不分國籍,薪資從每小時澳幣17元提升到合法的每小時21.6元。工會也開始與CNC不法仲介抗爭,協助背包客追討回先前的欠薪,此舉也鼓舞了當時許多員工紛紛加入NUW工會。

After the show aired D'Vine Ripe terminated their contract with CNC Labour Hire and employed workers directly. Worker wages went up from $17 an  hour to $21.60 per hour. The union started proceedings against CNC Labour Hire to recover lost funds. This inspired many workers to join the union!


在與CNC仲介多年的欠薪追討抗爭中,工會從D'Vine Ripe內部帳目發現該廠積欠CNC一筆金額約30萬澳幣的人事經費款;同時間,CNC卻早已經開始脫產,以避嫌。工會開始對D'Vine Ripe施壓,請D'Vine RipeCNC的人事經費款項中,直接提撥給付給遭受欠薪的員工。D'Vine Ripe內的工會會員及工會代表在與澳洲勞動公平公正公署(Fair Work Ombudsmen)開完協調會後,也將內幕爆料ABC電視台。

After over a year of struggle to recover funds from CNC Labour Hire, the union discovered D'Vine Ripe owed CNC Labour Hire over $300,000 around this time CNC Labour Hire was put into liquidation. The union ramped up the pressure on D'Vine Ripe to make payment to CNC Labour Hire or pay workers who were underpaid directly. Union members from D'Vine and union officials met with the Fair Work Ombudsmen and spoke to ABC media

(影片來源:ABC澳洲國家廣播電視公司)

工會在與D'Vine Ripe管理層及澳洲勞動公平公正公署(Fair Work Ombudsmen)協商完畢後,D'Vine Ripe當時的管理層仍無視媒體釋出的輿論壓力,拒絕以該款項作為賠償的方式,直接給付給遭受剝削的員工。且表態他們完全沒有義務協助此案,爾後,並且支付30萬澳幣給已提出脫產而遭清算的CNC 人力仲介公司。

After its meeting with the Ombudsmen and media pressure the union met with D'Vine Ripe management. The management refused to make direct payment to workers and told the union it wasn't responsible but it did subsequently make a payment of $300,000 to the liquidator of CNC Labour Hire.


20166月,在D'Vine Ripe的工會會員發起勞動議價支持請願書。要求該農場做團體議價協商。在超過400名勞工的大廠,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工人表態支持。當時,D'Vine Ripe農場透過澳洲平等工作委員會(Fair Work Commission)來挑戰該議價協商請願。,在協商請願書送至澳洲平等工作Fair Work聽證會審查後,2016年年底,聽證會判定NUW工會及多數員工有多數決,要求該農場與勞工及NUW工會做團體議價協商。

In June 2016 Union members launched a majority support petition at D'Vine Ripe to force the company to bargain for a collective agreement. A majority of the company's 400 workers supported the union's petition.  The company chose to contest this petition through the Fair Work Commission. The case went to a hearing at Fair Work towards the end of 2016 where the commission ruled that the union had a majority and the company was forced to bargain with the union.

工會會員與該農場於20172月至5月中進行團體議價協商,當時,工人看似為了要贏取永久工作權、合法工資、工作平權及尊重,隨時都會與工會合作發起罷工行動!

Union members have been bargaining with the company between February and May 2017. It looks likely that workers are going to take strike action to win permanent jobs, fair pay, fair allocation of work and respect!

雖然D'Vine Ripe廠內多數員工都屬於農場直接聘雇。但,農場透過Madec人力仲介來仲介背包客及萬那杜(Vanuatu)等非典型聘僱的季節工。在團體議價多數決裁定並開始進行後,Madec人力仲介公司以威脅要開除140位已加入工會的季節性工人,干擾團體議價協議進行。但,NUW工會隨即將此案件呈上聯邦法院,在等待裁決的時候,Madec公司態度開始軟化,同意尊重季節性員工加入工會的權益。

D'Vine Ripe employs the majority of  its workers directly. There is however now a labour hire company called Madec on site. Madec employs a mixture of backpackers and seasonal workers from Vanuatu. Madec threatened to sack 140 seasonal workers after they joined the union. The union took the case to the federal court before a settlement was reached with Madec. Madec agreed to respect the union rights of seasonal workers

在長達2年的勞動權益抗爭後,終於在今年5月初,工會成功的替50多名勞工從CNC清算資產中拿回欠薪。遭欠薪的員工將與CNC的債權人Divine Ripe平分30萬澳幣的人事經費款,總欠薪比例高達55%


追討欠薪的員工,許多都是台灣籍的打工度假者,從挺身透過電視台揭露自身被欠薪及性騷擾的不平等待遇,鼓勵更多勞動者加入工會。如今農場內的多數員工都是工會會員,並持續向公司爭取更公平合理的團體議價協商,保障自己的工作權益!

In early May this year, after fighting for over two years, the union finally won backpay for fifty workers who were underpaid by CNC labour hire. The workers received 55% of the money they were owed after the liquidator spread the $300,000 payment equally between workers and other creditors who were owed money by CNC Labour Hire. Many of the workers were working holiday workers from Taiwan who showed the courage to expose underpayment and harassment through four corners inspired many other workers to have the courage to join the union. Now workers on site are fighting for their first union agreement!


新聞編譯:Bob Liao
校對:Sherry Huang